• 以诗纪史,匠心独运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12-08 18:14 | 作者:采集侠 | 来源:网络整理 | 浏览:
  • □邵燕祥

    翻读张宝林的近作,《檐下听禽》挺传神,不但传听者之神,且能传禽鸟之神:

    晶莹紫玉挂藤枝,正是园禽偷眼时。几处呼朋鸣左右,三番觅隙计栖离。盘中已满何须撷,棚里还多只管窥。我自品茶听鸟语,低檐细雨写闲诗。

    第一印象,好一幅文人画;再一涵泳,又觉不然。文人画里多闲适意境,人禽之间相互忘机,绝没有这里的小小心计:那鸟儿觊觎葡萄,不欲人知,但人已知之,鸟不知人已知,正在呼朋唤友,人知鸟不知我已知,而任其钻空觅隙,非欲擒之,乃姑纵之。

    一因“盘中已满”“棚里还多”,有分食共享的余裕,更因兴致端在“听鸟语”“写闲诗”,所以无心计较,亦无暇计较也。这就是张宝林,与古之文人有同有不同的张宝林。

    说他“无暇”,他在品茶、听雨、写诗。说“写闲诗”,细审则闲诗不闲。

    旧体诗,包括近于俚俗的打油诗,为达到举一反三的语言效果,难免要用典。记得当年荒芜先生率先大写打油诗,纪故实并抒愤懑,其中颇多用典,有古典,也有今典。

    他怕一般读者看不懂,都加了注,往往注比诗长,于是一些知识人啧有烦言。但习以为常后,多数读者感谢作者为大家着想,看了注,明了背景,回头重读精炼的诗句,更耐琢磨,便觉得诗味更醇,言外之意也尽在其中了。

    《丙申正月初一咏猴》可作一例:

    新岁开张信笔驰,车中典故几人知。楚猴空有衣冠相,宋芧岂无朝暮词。两岸凄啼声已远,六龄怒打棒非宜。达翁假说人猿别,细忖于今或可疑。

    作者明知从俗写此类应景“油”诗,像“翻”出新意的比赛,偏要使游戏文章歪打正着,做出游戏以外的意思来:

    唐传奇《谢小娥传》:“车中猴,车字,去上下各一画,是申字,又申属猴,故曰车中猴。”《庄子·齐物》狙公“朝三暮四”故事。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:“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,果然。项王闻之,烹说者。”猴年春晚不邀六小龄童,网友愤怒声讨。达尔文进化论说人是猴子变的,这种假说,至今仍被质疑。(“两岸”句源自李白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)

    作者充分利用了用典的可能,形成比胡适《文学改良刍议》提倡“不用典”的新诗所特有的优势,调动读者连类所及的想象,遂使形象大于语言。

    张宝林写的打油诗,跟他说的“油坛”友人们一样,经过他们之手,早不再是过去带贬义的玩艺儿,正经是寓庄于谐,不妨有情趣,有意趣,或有谐趣,亦大可嬉笑怒骂,皮里阳秋。

    今年春节前,气温骤降,正是万千民工返乡之际,作者拥被高卧,却不免萦念万里外:

    无边风雪酿奇寒,塞北江南一色天。出户先成鲜粽裹,闭门当学老龟眠。返乡潮浪冰难冻,限号单双车不全。我趁闲情寻短句,谁家局长又翻船。

    连日大寒,连广州都下雪了。民工担心冰雪遇阻,提前返乡者众,还有摩托车长蛇阵,拉家带口踏上归途。北京市两会代表热议供暖季是否单双号限行。国家统计局长王保安1月26日下午答记者问,开完会就被双规了。

    初读此诗开头,以为会向白居易式的关注民生倾斜。再读“鲜粽”“老龟”的明喻,岔道了。继而牵挂风雪夜归人、长安路上车,尽是红尘烦恼事,便知其所谓“我趁闲情寻短句”只是虚话。在一片胡涂乱抹纷繁狼藉的底色上,“谁家局长又翻船”才是配置最佳的结句。并不是“卒章显其志”;而其中“谁家局长”的“谁家”,“又翻船”的“又”字,则最堪回味也。

    老于读诗的读者知道,作者于此等处,往往是吟哦所至,涉笔成趣,未必是长期蓄谋,伺机出手。切不可听信冬烘先生说诗,仿佛作八股文似的,有定规成法,讲究谋篇布局,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,那是吓唬学生娃的。

    但成熟的诗人也不是无所用心,全凭口占偶成或梦中得句。张宝林是记者出身,博闻强记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加之要以诗纪史,必须言简意赅,不能连篇累牍,于是我们看到他匠心独运,笔下出现了拼帖式的结构,这与前几年他多写一事一咏的七言绝句,已经大异其趣了。

    新闻推荐

    “宝哥哥”执导 《安妮的邛海》明日央视首映这是四川首部反映生态文明建设的电影

    这是四川首部反映生态文明建设的电影超级名模、匈牙利女演员维多利亚在片中与彝族“男神”曲木古火·秋风上演了一场唯美的跨国恋。《安妮的邛海》充分展示了凉山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风情。影片...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